揭秘开幕太极球表演团队 表演者平均年龄最大

昨天上午9点,老陈开始召集自己的队伍,这是全运会前他们最后一次集中和排练。7个多小时后,这支100人组成的业余健身者团队就开始了全运会开幕式上的表演。59岁的陈俊生告诉记者,他们来自辽宁辽阳,是一支多数人都常年坚持太极球健身的团队,四个月前被选中参加开幕式全面健身展演。练了20多年太极功的老陈说,自己其实很紧张。

“开幕式全民健身展演中,我们成员年纪最大,平均年龄40多岁。队员年龄跨度也大,最大的62岁,最小的才24岁。每个人接触太极球运动的时间也不同,平常锻炼不用那么整齐划一,但要在全运会开幕式表演,必须下工夫练才能达到要求。我们不仅代表辽宁,也代表全国老百姓的健身水平,压力很大。”8月29日15时30分,全运会开幕式最后一次彩排开始前,陈俊生带着他的太极球表演队一边在场外反复练习动作,一边对记者说。

太极球是辽宁全民健身中一项特色运动,作为辽阳市石化公司太极拳协会的主席,陈俊生在2009年将太极球引进到了自己的协会里,为此他还特别到太极拳的发源地河南陈家沟拜师学艺,“其实太极球是一项古老的运动,将太极拳的运气、运功过程更加形象化。”陈俊生告诉记者,以前的太极球是石质的,最重甚至达到20斤,“那样的重量显然不适合普通健身爱好者,所以我们进行了一定的改进,现在的太极球是塑料制成的,重量约为三斤,但依然可以达到比太极拳更好的锻炼效果,因为太极球的锻炼强度更强。”在陈俊生的带领和推广下,辽阳市石化公司的太极球运动开展得红红火火,最终入选了十二运开幕式全民健身展演环节。

就在即将进场进行最后一次彩排前,老陈还在纠正着大家不规范的动作。彩排结束后,陈俊生告诉记者,整套动作完成得还不错,但还是担心一些有难度的动作有人会出现失误。其实,他们这样日复一日的训练已经4个月了,整支队伍磨合已经很不错了,但开幕式表演时,他们需要与表演太极扇以及体院学生展示的长拳互相配合,只是自己练好还不行。如何与别的表演团队做到互不影响,还相得益彰,这需要不断磨炼。

“我们平时锻炼时演练的套路更为全面,由于考虑到开幕式将近6分钟演出的时间限制,这次展演的套路可以说只是其中的一部分。以前我们都用《我的祖国》、《一条大河》等进行配乐,大家和音乐配合得非常好,我想我们平时展示的套路更为精彩。”陈俊生说。

8月29日的彩排结束后,心里七上八下的老陈定了定神,他觉得不能给队员太多压力。太极讲究阴阳调和,人的精神也需要张弛(微博)有度,不能绷得太紧。最终,老陈决定第二天,也就是开幕式前一天全队放假,大家放松放松。

昨天上午10时,辽阳太极球表演团所有成员化妆完毕,向开幕式现场出发。“我们又练了几遍,觉得差不多了。”陈俊生觉得在比赛前,队员们既需要热身,也需要休息,所以也让大家在体育场外场走动走动,聊聊天。15时许,他们集中随着表演大部队进场。这时老陈前后呼应着,生怕有人掉队。

几分钟的表演结束后,老陈接到记者的电话,一向沉稳的他变得特别激动:“今天动作完成得非常好,没有一个人出现失误!我曾担心有队员在完成探身下势动作时球会落地,结果也没有发生。”直到结束表演,老陈和队员们才松了一口气,“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健身爱好者,直到表演结束前,我们都不敢相信能登上全运的舞台。四个月来,我们付出了很多,但大家伙的心特别齐,这段全运会经历将成为我们一辈子最难忘的记忆。”

今天,这群健身爱好者就回到各自的家和单位中,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。全运会对于他们既是一段历程的结束,也是一段新里程的开始。“我希望借助全运会的平台,把太极球这项健身运动推广普及到全国,让更多像我们一样的人享受这项运动的乐趣。”陈俊生说,他可能要比以前更忙活了。

开幕式前一天,陈俊生给全队放假,100名太极球表演者化整为零,开始了自由活动。在沈阳的大街小巷,他们如常人般购物、游览,旁人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开幕式的表演者。在逛街的队员中,就有团队中年纪最小的、只有24岁的吕佳霖和年纪最大的、62岁的退休职工张振玉。吕佳霖本是处在最具活力的年纪,却和一群大叔大妈们穿着一身深色的功夫装表演太极球,当记者问她是否真的喜欢太极球运动时,小姑娘坦言:“最初我不喜欢,如果不是参加十二运的开幕式,恐怕永远也不会去学太极球。”她在辽阳地税局工作,五月的时候单位让她报名参加全运会的表演。然而从第一天训练开始,吕佳霖就发现,太极球远没有她想象的简单,“我发现很多下势的动作根本做不到,只有每天回家坚持进行拉伸运动。看着其他叔叔阿姨的柔韧性那么好,也才明白健身特别重要。”

慢慢地,吕佳霖开始迷恋上了太极球,她也表示,这次开幕式表演结束后,她不会放弃太极球的锻炼,还希望更多像她一样的年轻人也参与进来。吕佳霖觉得,练习太极球不但可以健身,还能养性,“我以前是个急脾气,心态浮躁。练习太极球后,内心慢慢沉静下来,很多事情我学会了享受过程。”

和24岁的小姑娘大不相同,已经62岁的张振玉是表演团队中年纪最长的,但她的

训练也是最刻苦。太极球需要一定的力量,张大妈一开始力量不足,跟不上节拍,就给腿上绑上沙袋练习,“为了这次全运会,把我们中老年人的精气神表现出来,我得抓紧练,我现在就是觉得时间不够用。”这是开幕式前半个多月,张大妈接受采访时说的话。半个多月后,张大妈技艺突飞猛进,用竞技体育的行话讲,张大妈已经是队中主力,还不时帮助别人纠正动作。不少队友们都说,张大妈其实本来练得就很好,只是她对自己要求太高。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(粤)—非营业性—2017-0153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